一條咸魚_(:з」∠)_

立志成為一條單身咸魚_(:з」∠)_
亦舞 / 赤玉 / 空夏就好(人´∀`*)

入坑凹凸,暗殺,刀劍,nicenice唱見等
可勾搭,不是很主動勾搭別人,勾搭過的拜託不要刪我(;´༎ຶД༎ຶ`)
秀業,端金,安雷,凱萊,そらまふ,甘党
香港妹子(人´∀`*)用繁體,可能不方便你們看文_(:з」∠)_

目前正在咸魚中_(:з」∠)_

封面來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176086

和梨子的聯動(´,,•ω•,,)

和梨子的聯動(´,,•ω•,,) @陷入无尽恐慌的雪梨子
梨子家的孩子好可愛啊(´,,•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硬度8的黑尖晶嗎?都是新人,得去打招呼呢。」

溫暖的陽光照在雲母石的頭髮上,發出耀眼的光芒,但他本人似乎不是很在乎,反而在想別的事

「...是說為什麼我會想和他打招呼呢?啊…」

雲母石望著眼前的建築物,放下原本正托著下巴的手自言自語

「不自覺就回來了。...他也在裡面嗎?」

把戰爭用的刀收在右則大腿,慢慢走進去建築物裡

「喂———雲母石——」

雲母石聽到有人叫他,便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主人

然後突然間———

一個七彩色的「人」撲向雲母石,雲母石因突然的重力而一同摔到地上

「...我會碎的,鑽石。」

「對、對不起!!」

鑽石急忙拉起雲母石,並和他道歉。雲母石拍拍身上的灰塵,並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裂痕

「那個啊...雲母石,我們來了一個新人,你可以帶他到處走走嗎?」

「...是誰?」

「是他。」

鑽石說完,向右退了幾步,方便雲母石見見新人的樣子。

「我是黑尖晶,多多指教。剛來不久的前輩。」

說完,黑尖晶附上一個笑容。

「啊…多多指教,我是硬度3.5的雲母石。」

雲母石伸出手,黑尖晶看了看雲母石的手,然後笑著握住對方的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設:雲母石
(拜託無視旁邊的字|・ω・`))
年齡:15000
頭髮顏色:淡藍→透明(白)

【人設未完全】

「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新來的學生。」

短而簡潔的頭髮,一紅一藍的眸子,藍色的眼眸被長到下顎的劉海遮住。

紅眸透漏出厭煩,令在場的同學有可怕的壓迫感。

«啊,那是多自戀啊。»
«以為自己是不良?»
«真是幼稚。»

又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人啊,還真無聊。看別人比自己好,就貶低他人,捧高自己。

還真是惡心呀。

你們。

「來,自我介紹吧。」

「白若凌。」

說完,若凌平靜地走到坐位旁。

«呵呵,白弱凌。»
«名字真好笑。»
«她是不是說了個笑話?可好笑了。»

若凌無視著那些惡心的話語,平靜地看著窗外。

«喂!你裝啥呢?婊子!»

若凌直視著眼前持強欺弱的女生,感到一陣陣笑意。

她笑著回答

「沒,沒裝啥。」

這句話把持強欺弱的女生和女生的跟班氣得咬牙切齒,持強欺弱的女生扯著若凌的衣領,恨恨地說

«行!要玩是吧?我陪你玩!你這該死的婊子!»

若凌以細不可見的速度從黑色的絲帶手環中抽出一把貼身短刀。

一個銀色的光從女生的臉前劃過,出現一條深可見骨的傷痕。

女生驚恐的跌坐在地,手顫抖地指向若凌。

若凌興奮地舔舐著刀上的血液,紅眸閃爍著紅光。

女生的跟班有些呆滯站在原地,有些尖叫地跑出只若凌和持強欺弱的女生的課室。

女生以顫慄的聲音說著

«不要...不要殺我...不要!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若凌笑了笑,鮮血在少女白皙的臉上形成十分違和的對比。

「真是抱歉啊,我,什麼都做得出的。」

安靜的走廊裏回蕩着一聲尖叫。

【秀業】稱呼&懲罰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甜 (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赤羽業覺得自己腦袋一定是抽了。

心血來潮跑去淺野學秀家,結果被撲倒了。

該死,早知道就不來了。

赤羽業在心裡*排腹到,腦袋想著該如何自救。

「淺野會長還真的是 -欲求不滿- 哪!」

淺野學秀緊緊盯著赤羽業,赤羽業下意識地避開了淺野學秀的視線。

「不要叫我『會長』,叫我『學秀』。」

「呵,別想了,淺•野•會•長。」

赤羽業加重語氣,淺野學秀戲謔地笑了笑,往赤羽業的鎖骨輕輕啃咬著。

這裡是赤羽業最敏¦感的地方。

淺野學秀心底出現了這句話,刻意地加重些力道,赤羽業的鎖骨從剛開始的淡粉紅變成了鮮紅,在赤羽業那白得不像話的皮膚上十分顯眼。

「喂!痛!淺野學秀你在幹嘛!」

「這是『懲罰』。」

赤羽業聽後,十分不爽。

「嘖!真是個變¦態...」

淺野學秀聽了,溺寵地笑了笑,吻住了赤羽業。

「唔...」

【最喜歡你這個地方了。
                                   by 淺野學秀】

End 💕

※ ※ ※ ※ ※ ※ ※ ※ ※ ※ ※ ※ ※ ※ ※ ※ ※ ※

*排腹

我不肯定有這個詞,也不知道適不適合和【心裡】放在一起。

但管他的,看得順眼就行(*´∀`)

昨晚翻到的,大半夜睡意都沒了
_(:з」∠)_

【藥研藤四郎】清晨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迷妹發泄文( ´_ゝ`)

★521特別
★甜(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鳥類吱吱喳喳地鳴叫著,仿乎像是友人間的交談。

黑髮少年像是設好生理時鐘般醒來,正想起身去梳洗,卻發現身旁的黑髮少女環抱著自己。

少年溫柔注視著少女,骨節分明的手指不停玩弄著少女柔順的頭髮。少女的眼皮微微抽動,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嗯...藥研...?」

藥研無聲地笑了笑,溫柔地回答

「嗯,大將,我在。」

少女聽到後,皺着的眉頭慢慢放鬆,再次回到夢鄉。

藥研輕輕把下巴靠在少女的額頭上,閉上了薰衣草般美麗的眼眸。



晚安,大將。

※ ※ ※ ※ ※ ※ ※ ※ ※ ※ ※ ※ ※ ※ ※ ※ ※ ※

521:我(5)愛(2)你(1)

情人節快樂!(=・ω・=)←新人

【秀業】赤色貓咪的乖巧期 / 一點都不任性的撒嬌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甜(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赤羽業一如既往地跑去淺野學秀的辦公室,沒啥原因,只因想見他。

赤羽業到了辦公室卻異常乖巧,當然,就算是多麼調皮的貓咪有時也會乖巧撒嬌的。

嗯,對。赤羽業就這個一言不發地看著淺野學秀處理文件的樣子。

陽光照在橙髮少年的身上,就如噴上一層金,表情柔和,少了平時那份嚴重,多了一份溫柔。

嗯,大概就是因為這個情境,才喜歡上他的吧。

赤羽業就這樣睡了過去,大概,是因為太静。

淺野學秀處理完文件,看向身旁的赤髮少年,臉上出現溫柔的微笑。

在赤髮少年額上落下一吻,摸上同樣被陽光照耀而變得柔和的赤髮。

【不吵不鬧,這是專屬於赤羽業的撒嬌】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ooc 了 ~ _(:з」∠)_

【业渚】身高

✩小学生文筆
✩ooc 可能

★甜(可能(*´_ゝ`))
★短(我能怎么办,偶也绝望啊。(*´_ゝ`))

※ ※ ※ ※ ※ ※ ※ ※ ※ ※ ※ ※ ※ ※ ※ ※ ※ ※

「吶,业君,你身高多少?」

「嗯?怎麼啦,這麼突然?」

「唔...因為...我和业君有一定的身高差...所以!如果我知道業君的身高,最起碼...我可以嚐試一下追上业君...之類的...」

「哈!怎麼可能啊!小渚!」

赤羽业笑著摸了摸潮田渚的頭,隨後在潮田渚的額頭落下一個吻。

「我倒是覺得這種身高差不錯。」

End 💕

※ ※ ※ ※ ※ ※ ※ ※ ※ ※ ※ ※ ※ ※ ※ ※ ※ ※

Merry Christmas·Happy Birthday!

✩自轉貼吧,若侵版權,馬上刪除。
✩此文來自【爱丁_小璃

※ ※ ※ ※ ※ ※ ※ ※ ※ ※ ※ ※ ※ ※ ※ ※ ※ ※

(5)

回到家时已经接近凌晨了.

业抱着布偶径直走到沙发前窝进去.

“这个,和你很配啊.”

临也坐到业身边,用手指戳戳布偶.
业举起布偶抬头仔细打量着它:

“你是瞎吗,哪里配了.”
“我行我素又别扭不坦率的赤羽猫咪——”
“你不一样是狡猾变态不坦率还记性不好的狐狸吗.”

“而且这只狐狸还千方百计地想将猫咪吃干抹净.”
临也抓住业的手腕按住业的肩将他推倒在沙发上,压住他的腿以制止住业的反抗.俯下身在业的耳边呼出热气:

“Merry Christmas.”

客厅钟表的时,分,秒针刚好停留在十二的位置.

“And happy birthday.”

End 💕

※ ※ ※ ※ ※ ※ ※ ※ ※ ※ ※ ※ ※ ※ ※ ※ ※ ※

Merry Christmas·Happy Birthday!

✩自轉貼吧,若侵版權,馬上刪除。
✩此文來自【爱丁_小璃

※ ※ ※ ※ ※ ※ ※ ※ ※ ※ ※ ※ ※ ※ ※ ※ ※ ※

(4)

“这就是你说的其他地方?”
“对”
“我跟你说过我是新时代四好少年来着”
“那么新时代好少年业业酱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为什么逃学?”
“生病请假,正当理由.”
业理直气壮双手环在胸前,站在游戏厅门口.

“那就给你夹几个娃娃治愈你好啦”
“你当我小女生?”
“不是吗?少女业业.”
临也阔步走进游戏厅:

“跟不跟随你咯.”
“…切.”

临也第二次看到伴随着杀气的业.
第一次是第一次见面时,业在对付小混混.
第二次是在现在,业在对付射击游戏.
虽然技术不及千叶和速水,但每天对着二十马赫的生物射击,业的射击能力比常人还是要优秀些的.

全身上下散发着这个年纪的初中生不应有的气息,业双眼紧盯屏幕,嘴角上扬起狂妄的弧度.扬起下巴是业游刃有余时的模样,此刻也表现了出来.

“因为敌人拥有很多触手所以就情不自禁代入暗杀对象了呢——”

放下枪的业这么说着.

临也将手中赤红色的猫咪布偶塞到业怀里.

“好幼稚的礼物.你是真的重返三岁了吗,折原小朋友?”
“不要啊,那还我.”
“不要白不要——”业将布偶单手抛向天空又接住.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