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夏夏夏夏夏

赤玉 / 空夏 / 殷夏
腐女子
雷語尾喵汪
寫文小透明 其實我是學畫畫的(。
秀業 瑞金 凱萊 鬼萊 杰佣 醫園
第五 凹凸 殺教 刀亂 陰陽師 食契 寶石 唱見 殺天 陽炎

ky頭拧下來?

封面來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176086

【羊山】花吐症

.小學生文筆
.CP為羊山 請自行避雷
.內含奈奈
.對話體較多
.請勿上升真人
.ooc日常

.OK?↓


「欸,与山,你有聽過一個奇怪的病嗎?」

有次直播,奈奈突然向与山問起了一個問題。

「什麼?」

「花吐症啊,你不知道?」

与山聽了,眨了眨眸子,隨意回答到。

「不可能會有的。」

————

「咳咳…!」

一位男子扶著洗手間的洗手台,捂住嘴。他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眼裡寫滿了難以置信…

他放下手,微微低頭,視線移向了洗手台裡——

洗手台裡的水面上,浮起幾片潔白的花瓣,上面帶著鮮血…

「該死…還來真的…早知道就應該相信奈奈的話…」

与山說完吞咽了一下,試著把嘴裡的鐵味和異物咽下,隨後便開始處理洗手台裡的東西。

『…啊?你有花吐症…?』

与山在處理完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並打電話向奈奈求助,但奈奈得知消息之後,也有些難以置信…

「…嗯,你說這可咋整?」

『當然是找人啊!不然?』

「…找人?」

『對啊!花吐症的解決方法是在三天內找到心上人,並得到心上人的吻。』

与山有些愣住,他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對其他人心動過…要找誰?何況是在三天內?

「奈奈…你這時候別開玩笑…」

『啊?…我沒有啊。』

奈奈感到嘴角有些抽搐…
要知道,她雖然怂,但她從不會在重要時候開玩笑!

「…抱歉。」

『…嗯,沒事。』

『首先,先排除一下最不可能的人…』

「誰?」

『我。』

与山聽到後,徹底驚了…他深呼吸,遲疑的開口。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不是直的啊!』

電話那頭響起了略鬼畜的笑聲,与山拿電話的手有些緊。

『咳,不好意思…。』

『然後是…長喵?』

「嗯…也不是…」

『是…杨羊…?』

「…」

与山沉默了下來。

他發現自己自從認識了杨羊之後,行為變得有些反常…而當他們一群人開黑時,他似乎只能聽到杨羊的聲音,所以總是第一個回答杨羊。

「…嗯,應該是他了。」

————

今天是花吐症的第三天。

与山覺得這三天是他過得最久,但也是最幸福的三天。

与山坐在客廳沙發上,盯著牆上的時鐘,平靜的閉上眼。

「——叮咚!」

門鈴聲響起,与山有些疑惑,但是起身去開門。

站在門外的是杨羊。

「奈奈告訴我說你有事,所以我就過來幫忙…你還好嗎…?!」

与山沒有回答杨羊,只是抱住了杨羊。

「求你…給我…吻…」

杨羊正說什麼,但又收回了。

「唔…」

杨羊吻住了与山,兩人的舌尖交織著,隨後,兩人的嘴唇分離,在兩人的舌尖上,還牽著銀絲。

「謝謝你。」

「我愛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寫得不好…( ´_ゝ`)

当你和我的名字谈恋爱

.小學生文筆
.用來練文筆的####
.不甜。

.OK?↓

殷夏
她是你第一認識的人。
當時你初入圈子時,她是負責管理圈子的,人氣也是很高。
不知道是哪天,她注意到了你,並向你要到了連絡方式,然後你們倆就開始熟絡起來了。

「嗯…下星期一起逛街好麼?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甜品店呢。」


赤玉
她是各個太太都認識的人。
她很喜歡在太太的評論區活躍,有她在的地方,一定會很多人氣。
然後,她發現了你的作品,並留下了評論。
第二天你發現,你的粉絲人數快速上升。

「嘿嘿,我可以讓更多人知道你的作品哦(。・ω・。)ノ♡」

【羊山】Q&A

.小學生文筆
.CP為羊山 請自行避雷
.請勿上升真人
.ooc日常

.OK?↓



杨羊最近在微博上看到一個很火的小遊戲,他記了下來並打算在晚上直播和粉絲們玩一玩。

其實比起說是小遊戲,倒不如說是一個小風潮。

那個遊戲的規則是,別人可以問你問題,你必須老實回答。

明明是個無聊的Q&A,為什麼可以火起來呢?人嘛,就是這麼有趣。

到了晚上,杨羊快要下播時,他想到這個遊戲,並告訴了粉絲。

「對了,我想起一個小遊戲,不如在我下播之前玩一下?」

【欸欸欸欸!?什麼小遊戲!?】
【好哇好哇,愛羊羊!】
【哇羊羊快去休息!】

杨羊看著彈幕,笑了出來。

「好,好,我會去休息的。只是想和你們做最後的互動也不行?」

【嗚嗚嗚好的!!!】
【1551羊羊好溫柔】
【好喜歡你(;´༎ຶД༎ຶ`)】

杨羊看了之後,笑得更開心了。

「嗯,這個遊戲的規則是,別人可以問你問題,你必須老實回答。」

「所以,你們可以問我想問的問題。」

【嗯…羊羊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
【羊羊你為什麼這麼可愛!】
【羊羊你最怕什麼!】

杨羊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盯著彈幕,直到他看到了一條…

【對山山的印象是什麼!】

對与山的印象…?

杨羊移了移鼠標,拉到了剛才那條彈幕那。

「我只回答一條問題哦,回答完我就要休息了。」

【好的好的!!】
【傻羊早點休息吧】
【嗯嗯好的早點休息(*´∀`*)】

「好的,那我回答的問題是…對与山的印象。」

【哦哦好期待!】
【沒被翻牌…哭唧唧(;´༎ຶД༎ຶ`)】
【我也是…】

「与山呢…就是一個大豬蹄子,因為當你了解他之後,你會發現,這個人是多麼的…」

杨羊突然不說話,反而把麥克風的音量調低,才繼續開口。

「多麼的…可愛。」

【…???????】
【羊羊你說什麼?聽不見…】
【欸欸欸?羊羊我們聽不見…】

杨羊看著電腦熒幕裡的彈幕,只是微微勾起了嘴角。

彈幕裡,各種疑惑著急,有幾個機靈的小可愛在彈幕裡留言了個【愛】字,但都被洗掉。

杨羊再次愉悅的勾起嘴角,接著關掉了直播。

這個男人,可愛到過分。

【羊山】當他們看到CP向發言

.小學生文筆
.CP為羊山 請自行避雷
.請勿上升真人
.ooc日常

.OK?↓



自從与山和杨羊認識之後,他們倆的互動越來越多。一些小粉絲發現了,就時不時發彈幕,試著摸清他們倆的關係。

【33最近和羊羊互動好多啊】
【他們倆…有問題🌝】
【高舉羊3大旗!!】

而他們倆也會有很有趣的反應。

与山看到了之後,會先沉默幾秒,接著會說出自己的台詞。

「…把你頭拧下來啊?」

至於杨羊,這個溫柔的人,只會輕輕一笑。

「你們想太多了。」

畢竟,被發現了就些麻煩了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於2018.07.20

【羊山】惡夢

.小學生文筆
.CP為羊山 請自行避雷
.請勿上升真人
.ooc日常

.OK?↓



与山最近很常做惡夢,他試過很多方法來改善,但都失敗了。

而且夢裏,還出現了杨羊。

「……」

与山這次又被惡夢給弄醒了,他躺在床上,沉默地盯著天花板,隨後轉向了杨羊的方向,並向他的懷裡靠了靠。

「…怎麼了?」

杨羊被与山的動作弄醒了,他溫柔地拍拍与山的背,輕聲問到。

「我做了一個惡夢。」

与山低聲說道。

「那是關於你的。」

「你說,你不要我了。」

杨羊聽了,把与山抱得再緊一些。

「我試著抓住你,但我抓住的地方,都消失了。」

「最後,你消失了。」

与山的聲音,越說越小,最後似乎沒了一樣,但杨羊聽到了。

杨羊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

与山聽了,笑了起來。

「好了,不就一個夢嗎?有什麼好在意的。」

杨羊笑了起來,溫柔地拍拍与山的背。

「是的呢,晚安。」

「晚安。」

是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於2018.07.19

佔一下…|・ω・`)
我覺得這對可以,只是名字很迷hhhhh

和梨子的聯動(´,,•ω•,,)

和梨子的聯動(´,,•ω•,,) @陷入无尽恐慌的雪梨子
梨子家的孩子好可愛啊(´,,•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硬度8的黑尖晶嗎?都是新人,得去打招呼呢。」

溫暖的陽光照在雲母石的頭髮上,發出耀眼的光芒,但他本人似乎不是很在乎,反而在想別的事

「...是說為什麼我會想和他打招呼呢?啊…」

雲母石望著眼前的建築物,放下原本正托著下巴的手自言自語

「不自覺就回來了。...他也在裡面嗎?」

把戰爭用的刀收在右則大腿,慢慢走進去建築物裡

「喂———雲母石——」

雲母石聽到有人叫他,便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主人

然後突然間———

一個七彩色的「人」撲向雲母石,雲母石因突然的重力而一同摔到地上

「...我會碎的,鑽石。」

「對、對不起!!」

鑽石急忙拉起雲母石,並和他道歉。雲母石拍拍身上的灰塵,並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裂痕

「那個啊...雲母石,我們來了一個新人,你可以帶他到處走走嗎?」

「...是誰?」

「是他。」

鑽石說完,向右退了幾步,方便雲母石見見新人的樣子。

「我是黑尖晶,多多指教。剛來不久的前輩。」

說完,黑尖晶附上一個笑容。

「啊…多多指教,我是硬度3.5的雲母石。」

雲母石伸出手,黑尖晶看了看雲母石的手,然後笑著握住對方的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新來的學生。」

短而簡潔的頭髮,一紅一藍的眸子,藍色的眼眸被長到下顎的劉海遮住。

紅眸透漏出厭煩,令在場的同學有可怕的壓迫感。

«啊,那是多自戀啊。»
«以為自己是不良?»
«真是幼稚。»

又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人啊,還真無聊。看別人比自己好,就貶低他人,捧高自己。

還真是惡心呀。

你們。

「來,自我介紹吧。」

「白若凌。」

說完,若凌平靜地走到坐位旁。

«呵呵,白弱凌。»
«名字真好笑。»
«她是不是說了個笑話?可好笑了。»

若凌無視著那些惡心的話語,平靜地看著窗外。

«喂!你裝啥呢?婊子!»

若凌直視著眼前持強欺弱的女生,感到一陣陣笑意。

她笑著回答

「沒,沒裝啥。」

這句話把持強欺弱的女生和女生的跟班氣得咬牙切齒,持強欺弱的女生扯著若凌的衣領,恨恨地說

«行!要玩是吧?我陪你玩!你這該死的婊子!»

若凌以細不可見的速度從黑色的絲帶手環中抽出一把貼身短刀。

一個銀色的光從女生的臉前劃過,出現一條深可見骨的傷痕。

女生驚恐的跌坐在地,手顫抖地指向若凌。

若凌興奮地舔舐著刀上的血液,紅眸閃爍著紅光。

女生的跟班有些呆滯站在原地,有些尖叫地跑出只若凌和持強欺弱的女生的課室。

女生以顫慄的聲音說著

«不要...不要殺我...不要!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若凌笑了笑,鮮血在少女白皙的臉上形成十分違和的對比。

「真是抱歉啊,我,什麼都做得出的。」

安靜的走廊裏回蕩着一聲尖叫。

【秀業】赤色貓咪的乖巧期 / 一點都不任性的撒嬌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甜(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赤羽業一如既往地跑去淺野學秀的辦公室,沒啥原因,只因想見他。

赤羽業到了辦公室卻異常乖巧,當然,就算是多麼調皮的貓咪有時也會乖巧撒嬌的。

嗯,對。赤羽業就這個一言不發地看著淺野學秀處理文件的樣子。

陽光照在橙髮少年的身上,就如噴上一層金,表情柔和,少了平時那份嚴重,多了一份溫柔。

嗯,大概就是因為這個情境,才喜歡上他的吧。

赤羽業就這樣睡了過去,大概,是因為太静。

淺野學秀處理完文件,看向身旁的赤髮少年,臉上出現溫柔的微笑。

在赤髮少年額上落下一吻,摸上同樣被陽光照耀而變得柔和的赤髮。

【不吵不鬧,這是專屬於赤羽業的撒嬌】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ooc 了 ~ 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