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な世界に生まれ 俺達は希望を探して

「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新來的學生。」

短而簡潔的頭髮,一紅一藍的眸子,藍色的眼眸被長到下顎的劉海遮住。

紅眸透漏出厭煩,令在場的同學有可怕的壓迫感。

«啊,那是多自戀啊。»
«以為自己是不良?»
«真是幼稚。»

又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人啊,還真無聊。看別人比自己好,就貶低他人,捧高自己。

還真是惡心呀。

你們。

「來,自我介紹吧。」

「白若凌。」

說完,若凌平靜地走到坐位旁。

«呵呵,白弱凌。»
«名字真好笑。»
«她是不是說了個笑話?可好笑了。»

若凌無視著那些惡心的話語,平靜地看著窗外。

«喂!你裝啥呢?婊子!»

若凌直視著眼前持強欺弱的女生,感到一陣陣笑意。

她笑著回答

「沒,沒裝啥。」

這句話把持強欺弱的女生和女生的跟班氣得咬牙切齒,持強欺弱的女生扯著若凌的衣領,恨恨地說

«行!要玩是吧?我陪你玩!你這該死的婊子!»

若凌以細不可見的速度從黑色的絲帶手環中抽出一把貼身短刀。

一個銀色的光從女生的臉前劃過,出現一條深可見骨的傷痕。

女生驚恐的跌坐在地,手顫抖地指向若凌。

若凌興奮地舔舐著刀上的血液,紅眸閃爍著紅光。

女生的跟班有些呆滯站在原地,有些尖叫地跑出只若凌和持強欺弱的女生的課室。

女生以顫慄的聲音說著

«不要...不要殺我...不要!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若凌笑了笑,鮮血在少女白皙的臉上形成十分違和的對比。

「真是抱歉啊,我,什麼都做得出的。」

安靜的走廊裏回蕩着一聲尖叫。


昨天中午發現手機的耳機孔壞了。( ´_ゝ`)
上午還好好的,中午就壞了。插耳機進去沒反應,就跟沒耳機一個樣,是外放。( ´_ゝ`)
整整不樂意了兩天。( ´_ゝ`)
昨晚立馬給爸檢查,結果真是耳機孔壞了,虧我下午還立馬跑去買新耳機。( ´_ゝ`)
剛剛就越想越灰,結果抱著抱枕一臉淡定地哭了起來。( ´_ゝ`)
這還是我新手機啊( ´_ゝ`)
怎麼連手機也不喜歡我了( ´_ゝ`)
唉,虧了( ´_ゝ`)
如果是耳機壞了就好了( ´_ゝ`)

@响也
在臉書那找到的,一臉( ^ p ^ )保存下來。

【秀業】稱呼&懲罰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甜 -(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赤羽業覺得自己腦袋一定是抽了。

心血來潮跑去淺野學秀家,結果被撲倒了。

該死,早知道就不來了。

赤羽業在心裡*排腹到,腦袋想著該如何自救。

「淺野會長還真的是 -欲求不滿- 哪!」

淺野學秀緊緊盯著赤羽業,赤羽業下意識地避開了淺野學秀的視線。

「不要叫我『會長』,叫我『學秀』。」

「呵,別想了,淺•野•會•長。」

赤羽業加重語氣,淺野學秀戲謔地笑了笑,往赤羽業的鎖骨輕輕啃咬著。

這裡是赤羽業最敏¦感的地方。

淺野學秀心底出現了這句話,刻意地加重些力道,赤羽業的鎖骨從剛開始的淡粉紅變成了鮮紅,在赤羽業那白得不像話的皮膚上十分顯眼。

「喂!痛!淺野學秀你在幹嘛!」

「這是『懲罰』。」

赤羽業聽後,十分不爽。

「嘖!真是個變¦態...」

淺野學秀聽了,溺寵地笑了笑,吻住了赤羽業。

「唔...」

【最喜歡你這個地方了。
                                   by 淺野學秀】

End 💕

※ ※ ※ ※ ※ ※ ※ ※ ※ ※ ※ ※ ※ ※ ※ ※ ※ ※

*排腹

我不肯定有這個詞,也不知道適不適合和【心裡】放在一起。

但管他的,看得順眼就行(*´∀`)

昨晚翻到的,大半夜睡意都沒了
_(:з」∠)_

【藥研藤四郎】清晨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迷妹發泄文( ´_ゝ`)

★521特別
★甜(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鳥類吱吱喳喳地鳴叫著,仿乎像是友人間的交談。

黑髮少年像是設好生理時鐘般醒來,正想起身去梳洗,卻發現身旁的黑髮少女環抱著自己。

少年溫柔注視著少女,骨節分明的手指不停玩弄著少女柔順的頭髮。少女的眼皮微微抽動,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嗯...藥研...?」

藥研無聲地笑了笑,溫柔地回答

「嗯,大將,我在。」

少女聽到後,皺着的眉頭慢慢放鬆,再次回到夢鄉。

藥研輕輕把下巴靠在少女的額頭上,閉上了薰衣草般美麗的眼眸。



晚安,大將。

※ ※ ※ ※ ※ ※ ※ ※ ※ ※ ※ ※ ※ ※ ※ ※ ※ ※

521:我(5)愛(2)你(1)

情人節快樂!(=・ω・=)←新人

【秀業】赤色貓咪的乖巧期 / 一點都不任性的撒嬌

✩小學生文筆
✩ooc 可能

★甜(可能(*´_ゝ`)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赤羽業一如既往地跑去淺野學秀的辦公室,沒啥原因,只因想見他。

赤羽業到了辦公室卻異常乖巧,當然,就算是多麼調皮的貓咪有時也會乖巧撒嬌的。

嗯,對。赤羽業就這個一言不發地看著淺野學秀處理文件的樣子。

陽光照在橙髮少年的身上,就如噴上一層金,表情柔和,少了平時那份嚴重,多了一份溫柔。

嗯,大概就是因為這個情境,才喜歡上他的吧。

赤羽業就這樣睡了過去,大概,是因為太静。

淺野學秀處理完文件,看向身旁的赤髮少年,臉上出現溫柔的微笑。

在赤髮少年額上落下一吻,摸上同樣被陽光照耀而變得柔和的赤髮。

【不吵不鬧,這是專屬於赤羽業的撒嬌】

※ ※ ※ ※ ※ ※ ※ ※ ※ ※ ※ ※ ※ ※ ※ ※ ※ ※

真的ooc 了 ~ _(:з」∠)_

仿畫,意外的像對吧!!!(*´∀`*)

折原臨也,生日快樂!(。・ω・。)ノ♡
                               
                by空夏(迷妹(*´_ゝ`))